掌上彩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掌上彩票>>走进都昌>>都昌文苑
信息类别: 都昌文苑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 2022-01-06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信息索取号: 000014349/2022-03112

相关解读:

相关文件:

传家训扬新风之255/苏山乡万家畈村:万家灯火览穹昊(三)

发布日期: 2022-01-06 08:43
字号: 〖大 小〗

  

  【家训家规】一戒不守人伦,二戒不敬三族,三戒妄结婚姻,四戒不辨服制,五戒不敬祖先,六戒不司诗书,七戒居官不正,八戒纵欲奢华,九戒不守册籍,十戒不和四邻
  都昌苏山万家畈人万昊(1912-2008),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美协江西分会副主席、顾问,江西油画学会首届会长,江西省第三、四、五届政协委员,历任苏州美专、江西省立陶专、南昌大学、华中师范学院、武汉艺术师范学院、湖北艺术学院、江西文化艺术学院、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万昊系中国第二代油画家、东方印象主义油画创立者,但在中国油画史上鲜有提及;在他的家乡鄱阳湖畔都昌县,对这位都昌骄子、画坛巨擘亦少有人知。万昊先生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对家乡万家畈有着怎样的赤子情怀,他的作品又有着怎样的艺术价值,让我们走近“隐者万昊”。

万昊(右)晚年与都昌县人民政府时任副县长易至刚留影



故园万家畈:聪慧好动一少年


  关于万昊的出生年份,现在比较一致的认定是1912年。亦有1915年说,来自于他的户籍本和工作履历表,岩默先生解读万昊人生与艺术,对于万昊出年年份从“1915年说”。查《万氏大成宗谱》,在“隆惠”(万昊派名)条注万昊生于“民国壬子年三月十四日”,此年为公元1912年。万昊上有一哥哥,派名隆慈,宗谱载生于“光绪戊甲年”,即公元1908年,老大与老二相差4岁而不是7岁,比较合常理,以此来推,万昊生于1912年更可信,万昊后人的回忆文章皆从“1912年说”。

青年万昊

  万家畈1959年出生的万盛欣曾在苏山乡坡垅村委会担任干部多年,也做过数年万家畈的“村长”,万昊是他的叔父。万盛欣至今能讲述从父辈那儿听来的万昊少年时代在万家畈的一些淘气“在线”。万昊1912年的暮春季节出生于万家畈,童年时光在苏山朝阳庙读过两年私塾。他从小展露的顽皮天性,究实是长大成人从艺的一份慧根。万隆慈、万昊兄弟俩常“哥俩好”式的在一起找童年的乐趣,过年村上人献上水果、米粑一类的祭祀礼物供奉于祖祠内的先人,万昊兄弟俩躲在神龛内,待大人托着礼盘带着作为祭品的鱼、肉而回,留下的水果、米粑往往成了小兄弟俩的悄悄而取的口中佳味。万家畈小港天旱之年水车车水用于农田灌溉,干了的泥潭有各色野鱼可取,万昊兄弟成了“泥中滚”,拿着竹篮取的鱼也最多。万昊从小就显示出美术的天赋,捏泥巴团,塑成猪呀、狗呀,神人呀、凡人呀,皆栩栩如生。在毛边纸上临摹画本上的古妆人物,亦是惟妙惟肖。万昊晚年向人讲起童年的灵活,说自己一连可翻出十八个筋斗来,惹得村上小伙伴们欢呼雀跃。

万家畈秋色

  万昊的夫人夏叶撰文如此描述万昊童年的卓异书性:“先生幼喜丹青,五岁颂三字经,读唐诗,七岁作五、七言诗句,十岁作律诗。”万昊13岁时写过一首以家乡景致为吟咏对象的七绝,诗才老练:“小桥流水绕吾家,秋尽沙头数蓼花。枫叶却随风脚去,寻诗不觉日西斜。”万昊晚年还为家乡都昌撰过一联:云树千章,帆影渔歌连北庙;水天一色,风清月朗在南山。故园的小桥流水、湖光山色终生萦怀于画家万昊的心壑。

万昊在创作



苏州美专:师从颜文梁校长


  万昊少年时在家乡万家畈只读了两年私塾,算是那个年代“小学”的启蒙。万昊的初中是在湖北武昌艺专附中读的(一说武昌中学),万昊能有机会进入中学就读握“笔杆子”,有父亲当年所持的“枪杆子”的余威。
  万昊的儿子万漓风回忆,祖父万籁鸣北伐战争时期在武昌督战,便将13岁的万昊从万家畈带到湖北武昌读书。上学的第一天,全身戎装的万籁鸣带着几个警卫直接将儿子万昊护送到了武昌艺专附中,学校不敢不收。万籁鸣发觉儿子万昊从小有美术天赋,鼓励儿子学艺,也曾以明代画家唐伯虎的诗句“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来勉励儿子。万昊在武昌艺专附中,学习水彩、素描,在同学中有“小画家”之称。两年后毕业会考,湖北教育厅长亲自监考,全班30名学生,只有8人以优等生毕业,都昌人万昊是优中之一。1930年前后,万籁鸣忙于国民党军备物资运输,不好照顾家庭,万昊一度休学回都昌老家,鄱阳湖怀抱中的村落,一草一木都能激发起初涉画技的万昊创作的冲动。万昊日后的油画称誉画坛,成为新印象油画创立者,他的油画启蒙老师是中国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颜文梁(樑)。颜文梁大师(1893-1958)出生于苏州的一个美术世家,少年时留学日本,1922年与胡粹中、朱士杰在苏州著名的古典园林沧浪亭东创办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是中国最早成立的美术学府之一,颜文梁、胡粹中、朱士杰号称“沧浪三杰”。颜文梁1928年赴法国留学,在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西方油画艺术,是早期留学欧洲的中国油画先驱之一,他的很多油画作品可与欧洲一些印象大师相比肩。1931年颜文梁回国后继续任苏州美专校长。1933年,万昊在父亲万籁鸣的安排下,插班进入了苏州美专高中部,两年后升入本科部。其时,苏州美专创办已逾十年,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设备完备,办学质量步入了鼎盛期。

万昊在苏州美专写生

  万昊的绘画才情得颜文梁等名师教导,在学员中脱颖而出。苏州美专油画专业学员有一次组织临摹颜文梁校长从法国带回来的名画《鲁拉》摹本,刚入学不久的万昊的习作被指导老师孙文林教授称赞为《鲁拉》的翻版。2001年4月,年届九旬的万昊先生接受江西电视台记者采访,回忆苏州美专的学习生活,难掩因才华被褒扬而带来的愉悦:“那个时候我是插班进去的,第三个礼拜,颜文梁校长讲述‘我们学校,来了个同学,这位同学进步较快较快的,他的名字叫做万昊。’大家都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油画课是本科开的,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画油画了,那个时候我的劲头蛮大的,每天早上外出画一幅油画,回来吃早饭,晚上也是一样的,太阳落山,我就画好了。”颜文梁校长在全校大会上表扬万昊:“在你们身边就有很好的学习榜样,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他的名字叫万昊。”

《静谧的鄱阳湖》(作于1987年)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苏州美专被迫停办外迁。颜文梁为得意门生万昊写下举荐信,万昊依依惜别求学三年多的苏州美专。苏州美专所依傍的沧浪亭始建于北宋,诗人苏舜钦傍水构亭名“沧浪”,取《楚辞》所载孺子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意。沧浪亭有面水轩,轩下逝水濯缨濯足,更濯心,以至数十年后,华发已生的万昊眷恋着苏州美专那段“沧浪岁月”。“杨柳桥头是陌阡,清风相送过平田。野游不过天将晚,信步归来月满轩。”万昊如此忆及当年的写生场景。“忆畴昔,沧浪亭畔,面水轩前,林石春晓。丽日和风,回廊曲曲,生芳草。觅画寻诗,怅南园,黄昏早。自离歌一曲,最怕听、落花啼鸟。”这是万昊1975年怀念苏州美专当年同学在广东病故所填“长亭怨”词的上半阙,就是这样的怀人之作,40余年后的当年苏州美专生活留给万昊静水流深的回忆,还是呈现出明媚的色调。“沧浪亭畔草芊芊,多少勾连已化烟。驿路长亭分别后,人间何处觅泥痕。”万昊在《长亭畔》一诗中觅痕感怀。



国立艺专:西南画坛迸发抗日激情


  1938年,万昊从抗日烽火里,一路跋涉到了云南,这位苏州美专的优秀生入了内迁到昆明的国立艺专,次年毕业。“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可说是抗战时全国最高艺术学府。1939年,林风眠率领的“国立杭州专科学校”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合并,在云南昆明的安江村(现属晋宁县)成立国立艺专。其“艺”是大艺术的范畴,所以,如今的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音乐学院、清华大学艺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4所中国顶尖艺术院校皆可从“国立艺专”溯其源。都昌人万昊当年与王熙民、董希文、李长白、曹艮(都昌人,国民党江西省主席曹浩森之子)等同学在常书鸿画室学习,万昊还与低他一届的学弟吴冠中、余塞等同居一大寝室。

1939年万昊(左六)与苏州美专学生在贵阳甲秀楼合影

  1940年,国立艺专组织“抗敌画展”,万昊选送了《皇军末日》《无家可归》《奸杀之后》等美术作品参展,后人可从档案里的《贵州晨报》当年对此次抗敌画展的报道中,领略万昊怀揣深厚的民族情怀创作画作的强烈艺术感染力:“首先映入视线的是《皇军末日》。这是一幅宽阔而长大的布质油画。在一群高举着斧头和镰刀的农民包围中,所谓‘皇军’早就匍匐于地了,一个高大的须发苍然的老者,气昂昂雄纠纠的立在前面,手里紧握着一把鲜血淋漓的大刀,血债从那上面一滴滴的偿还了。这是一幅超凡的艺术作品,给我们坚定了胜利的信念,稳固了抗战的决心。而《无家可归》这一幅,更使我们认清了谁是敌人,要安居乐业就必须把敌人逐出国境,那么抗战到底,便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再一转眼,便看见许多赤裸裸的女同胞,带着不能反抗的愤怒被敌人奸淫侮辱以至屠杀。看了这图画(《奸杀以后》),简直不相信大和民族还是人类。”当年国立艺专曾组织学生考试,考题是每人创作一幅抗日宣传画,吕霞光教授当众指定自己的高足万昊为这次考试的代审人,同学成绩评定优劣,万昊定夺。随后,万昊还创作了《抛刀》《借用一夜》等40余幅抗日宣传画。与钱家骏、范敬祥、杨祖述等合作制作了动画片《农家乐》,激发全民族抗战激情。1941年举办“广西全省美术作品展”,万昊以《妹之像》《薰豆腐干》两幅作品参展,其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好评如潮,由此而被聘为广西省立艺术馆馆员。

国立艺专时的万昊

  “昊”字从“日”,释义为“广大的天空”。在抗战时期的西南美术界,万昊名声渐隆,有人借“昊”字形义,称他为“艺术天地的太阳”。万昊在西南美术界最烁耀的一次是而立之年在桂林参加“十一人画展”。1942年,万昊、阳太阳、张兰芬等在广西桂林市百乐门大厦举办“十一人油画展”,万昊此次参展作品《芋》《白衣战士》《春耕》等得到观展的柳亚子、茅盾、欧阳予倩、李济深、田汉等文化名家的赞誉。曾任黄埔军校副校长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李济深(1885-1959)响应共产党的号召积极抗日,他请名家为自己画了不少油画肖像,他独选万昊所画一张挂于家中,并对晚他一辈年纪的万昊说:“你画的这张我太喜欢了!”桂林美专慕才,破格聘请年轻的万昊为该校西洋画教授。其时万昊好友阳太阳创办了初阳美术学院,万昊鼎力相助,兼任该院静物画教授。

《江南水乡》(万昊作于1982年)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万昊在广西柳州创办南华艺术专科学校,学校立于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的故居地柳公祠内。万昊任校长,校董则由军界的桂北师管区司令王赞斌担任,林恒之任教务长。1947年初,颜文梁由上海返苏州沧浪亭复校“苏州美专”,万昊应恩师之召辞去南华艺专校长之职,出任苏州美专西洋画教授。从昔日的高材生到如今的担纲骨干教授,万昊“十年磨一剑”,沧浪之水涤其锋。

《苏州风景》(作于1986年)


  云南昆明、广西桂林的战时特殊岁月,万昊的艺术生命得磨难之淬炼,激情四射;在硝烟滚滚里,万昊的家庭生活在苦难岁月历经沧桑。“乱世奇缘”成为万昊西南生活的一个亮点。1938年,万昊由停办的苏州美专往西南后方避难,同时也在寻觅一方从艺的天空。在他的家乡九江,他相遇结识了来自浙江的贤淑女子夏叶。夏叶姑娘来自万昊父亲万籁鸣早年在保定军校就读时的校长蒋百里的故乡浙江海宁(一说绍兴市),逃避日寇掠杀的一对年轻难友一见如故。万昊、夏叶自此一别本以为天各一方,可奇缘好似天赐,在云南昆明,万昊再次不期而遇了随姨母逃难的夏叶,一对郎才女貌人在战乱中抱团取暖,结为伉俪,自此相濡以沫,相爱一生。1940年,万昊、夏叶的长子出生,为了纪念云南之出生地,取名“滇宝”。这一年,在国民党军中已显颓势的父亲万籁鸣突发脑溢血,在重庆猝死,享年53岁,万昊在父亲病逝前后自是来回奔波,尽为人子之孝道。1942年万昊辗转到桂林美专任教,经常带领学生出外写生,儿子万滇宝患急疾而缺医少药,不幸两岁便夭折了,令万昊夫妇十分痛心。1944年,万昊的第二个儿子降临于世,生在漓江边,取名万漓风。此“风”亦是艺风,万漓风长大后也成为一名画家,算是万家画风第二代传人。是年桂林沦陷,万昊在门生杨钦华的关照下,扶妻携儿至柳州洛崖乡避难,并同流亡学生一起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冬日暖阳》(作于1971年)

  1948年,血气方刚的万昊告别苏州美专,来到家乡江西一展抱负。似乎是要赓续祖父万明秋主讲白鹿洞书院的那缕书香,万昊在庐山之麓筹建白鹿洞艺术专科学校,当时的江西省报对此有过报道,只因时局动荡,办校此愿未遂。万昊回到设立在景德镇的江西省立陶业专科学校任教。景德镇是他的高祖万昌福的发达之地,都昌人“上镇下乡”是拔腿就走的事,教学之余,万昊常回老家万家畈,丰富创作灵感,也难得地以油画家之笔为侄子万盛珪画了幅瓷板肖像。

《人体》(作于2001年)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部队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了千年瓷都景德镇。在新中国晴朗的天空下,万昊的人生和艺术将翻开新的一页。



源:汪国山

编辑:石小玲

一审:陈典洪王会治

二审:江步东

终审:杨农


相关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彩神彩票-通用APP 彩神-通用APP 三分快3-通用APP 手机购彩-通用APP 购彩中心-通用APP 全民彩票-通用APP 网信彩票-通用APP